小狐喜欢安莉洁

自戏/空军

 #名朋搬戏/串区费

 #捞旧戏



   夜幕降临硝烟弥漫,周身雾气萦绕。黑暗掩盖了白日混乱场面,枯叶铺散染血尸体,战场寂静蔓延腐烂气息,殷红鲜血装点这死亡墓地。


    “I'm going to kill you. That's my unchanging promise”


    瘫坐地上微扯嘴角轻轻喘息呢喃一句,阖起眼眸回想与那人相处时光。无力抬手抚摸身旁枪支,金属质感令人安心。


    『I look forward to your vows』


   耳畔似得那人回答,染血面颊展露释然微笑。乌鸦惊起寻找所食之物,死亡钟声随之响起。


    “咚咚——”


    军人的职责,保护队友....?真是荒唐的守则。血色渲染的战场从来没有怜悯弱者之说,以命为价的厮杀残酷如斯。


   世间从来就是一场无名游戏,尽力扮演自己角色才是应该做的。


   抬手举枪与太阳穴口,冰冷金属刺激神经。食指指腹抵扳机,余扣弹膛,缓慢起身傲立战场之上,无名坟墓诉说冤魂之情。


    轻轻扣动扳机,丹唇轻启公布死亡宣言。


   “该结束了,这场混乱游戏”

自戏

#名朋搬戏

#玛尔塔·贝坦菲尔8361

-

  军人的职责,就是保护队友。

 

  不可置否的言论,确实如此。军人,是由责任、重担以及坚强构造的。为队友倾尽一切,哪怕是自己的生命也是值得的。

   

    “But - I defy”

  『 可是—— 我不服』

   

   

   自从参军以来一直带在身边的枪械依旧如新,古老怀表的齿轮转动咔哒作响。沦陷在罂粟花所造成的幻象当中,糜烂混合着腐朽蔓延。我愿飞行于碧海蓝天之间,这是我自身所向往的目标。


   “I'm marta battenfeld, an air force”

   『我,玛尔塔·贝坦菲尔,是个空军』

  

    我不能选择自己的性别,但这不是我的错,每个人都可以改变。


    不甘于做“家中的天使”,不甘于马背的驰骋,蓝天的一望无垠是我向往的存在,哪怕是像纸飞机一样能在空中短暂飘行,也好过在地表上终日仰望。

-

   “军人是由责任、重担与坚强构造的,那么玛尔塔·贝坦菲尔是由什么构造的?”


     “我,是由耀眼的骄阳所造”

     

   翱翔在蓝天的雏鹰是我未展现光芒的时候,人群的偏见与叹息是我生存的食物。哦,看看我!看我如何展翅翱翔!看我如何同骄阳热烈似火!


   哪怕这世界无一人支持,我也义无反顾。因为这,这是我毕生的梦想!

    

   我可,不甘于做笼中的金丝雀!

水晶球儿啦啦啦啦,反正也不会有人看

其实我想知道绝版是什么哈,抽出来的皮肤好过瘾,真的,让我知道了一般欧洲人的生活

闹闹人设吖~
一个美妙的半身~
无性来的~『突然笑死xxx』

自戏/美智子『花嫁/红蝶』

#不知道发什么于是写了篇自戏
        “嗯哼~”轻轻摇着扇子,遮住面容。哼起了优雅的歌,舞起身姿。洁白的头纱随着动作飘动,裙摆在地上微微摊开,犹如盛开的花, 高贵而优雅。
       “啊...又是这个地方......这个令我憧憬,却又令我厌恶的地方”垂下手中的扇子,抬手轻轻抚摸着面前的教堂墙壁,隔着手套,仍然能感受到墙壁的凹凸不平,洁白的手套上,也沾染了轻微的灰尘。
       阴冷的寒风吹过,头纱也随着风吹起,望着这残破的教堂,心里满是无尽的悲凉与沧桑。走过昔日的红毯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热闹的,幸福的婚礼教堂,可那一切,都已经不复存在...
   “果然,自己是不可能得到爱的吧...”乌鸦在此刻也飞起,发出嘶哑的的声音,仿佛嘲笑一般围绕着自己飞来飞去,在心里留下永不磨灭的阴影。
    “荒谬的婚礼,印证了那个预言,曾经憧憬过的服饰,在失去那个人之后得到了...”